当前位置: 首页 >> 管理资讯 >> 管理阅览 >> 


朱仁民的LOFT梦想:我的三块乐土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9-06-19 09:53:30

背景

    2003年初,美国DI设计库设计师在寻找场地时,找到了运河边杭州蓝孔雀纤维股份有限公司腈纶厂的旧厂房,并毫不犹豫地租下其中3500多平方米的涤纶生产车间,把这里作为他们的一个创作基地。随后,摄影、雕塑、绘画、陶艺、收藏、广告、室内设计等业界人士纷纷涌到这里,破旧的厂房被20多家创意机构瓜分,风格迥异的艺术在此汇聚,使每一个车间都弥漫出浓浓的艺术气息。这里常常举行各种艺术聚会和展览,吸引了大量艺术界人士前往,引起了国内外艺术家的广泛关注。
86c.net 企 业 信 息 网 编 辑
    LOFT原意是建筑中的阁楼,现在借指将工厂厂房或仓库改造成艺术家工作室,保留原来厂房结构和外观,在内部的大空间中重新布局。20世纪40年代,LOFT这种方式首次在纽约出现。一批富有创造力的年轻艺术家与设计师们为了逃避在市区工作生活所需的昂贵租金,将被遗弃的小型厂房和仓库进行一番布置,变成个性十足充满艺术魅力的特殊住宅和工作场所。我国的LOFT文化启蒙于20世纪下半叶,首先在政治中心和沿海城市萌发,先后涌现了北京798艺术工场、藏库新媒体空间、昆明的创库、上海的苏州河艺术仓库区、杭州城北的杭印路49号等。

    弯弯扭扭的杭印路,来来往往的自行车,路两旁满是各类店铺和小吃摊,不太卫生,却和这条路很和谐,让人有回到过去或是进了郊县的感觉。不多久,路面忽然开阔起来,杭印路49号的路牌很显眼。门上方黑色的“LOFT49”字样告诉来往的人,这里与其他地方不一样,这里的人也有些不一样。

    朱仁民的“潘天寿艺术沙龙”位于LOFT49的一个角上。地方不大,门口有个小院子,很乡村的感觉,远远看见墙上挂着“莲花洋人”的题字。与LOFT49其他公司时尚、个性化门面包装相比,这里显得很朴实。跟旁边巨大的足球场相比,这屋子看起来更像是“神仙住的”,而出门迎接的朱仁民仿佛在这屋子里住了好久似的。一旁养着一条一人高的德国黑背,很威猛,也很尽职,朱仁民与它情同手足:“有了它,我什么都不用担心。”

    天生画才

    朱仁民一出生仿佛就该是个画家。外公是潘天寿,舅舅是潘公凯(中央美院院长),朱仁民也当仁不让地从小就受到外公夸奖:“仁民真能画,不容易。”然而朱仁民的生活却没有想象的让人羡慕。潘公凯在为朱仁民画展作序时留下如下文字:“朱仁民自幼耳濡目染接受传统文化熏陶,生活却将他抛至天涯海角,从张网、出渔、刷漆、打铁、教书到游泳池救生员、舞台设计、美术干部,足迹踏遍了东海。”

    “我对海的感情是独特的。”出生于浙江宁海,但在舟山的40年海岛生活让他成了地地道道的“海之子”。当年一幅300米×3米的中国画巨作《大道·海天篇》吸引了世界的目光。“1978年开始,我租了一个大游泳池,扫帚、拖把都用上了。”正是年轻气盛的他用手中的“笔”描绘着对大海磅礴气势的崇拜,突破了传统中国画崇尚线条的风格,朱仁民用墨汁创造了色彩。“古人要让水墨分五色,而我努力让它分出15色!”

    巨作完成,朱仁民借了篮球场组画,可没想到,意外的一跤竟然让他险些从此只能在床上度过。十年后当一场水墨运动席卷全国时,朱仁民却病瘫在普陀山隐修庵中。“煎熬。”朱仁民点燃一根烟,想起自己人生最艰难的日子,平静地吐出了两个字。静养在破庙里,他并没有闲着。画一些回忆的小品,思考一些人生的问题。6年时间,当朱仁民能拄着拐杖艰难行走后,没有片刻等待,他开始下山,因为有许多奇迹等着他去书写。

    “莲花岛主”

    “30年前来到杭州,我睡在柳浪闻莺公园里,去了国外闯荡,我还是睡在公园里,什么苦没受过?”眼前的朱仁民像极了他身旁的一件古老的盆景,历经沧桑,却有着别人讨都讨不来的阅历和思想。那些磨难显然在朱仁民看来就是财富。

    1996年,朱仁民买下了普陀莲花洋上的一座孤岛将它命名“莲花岛”,独自一人策划、投资、规划、景观、建筑、雕塑,忙碌了10年。这里成了一件世界上最大的大海艺术作品,朱仁民成为了国内第一位“岛主”。国外媒体惊呼朱仁民是中国的“米开朗基罗”。800米长堤上那一尊尊千姿百态、各具情态的罗汉,岛上百尊观音组成的佛塔,还有朱仁民特意为国内外贫困的艺术家提供的免费宿食、创作的国际艺术家工作室……即便是屋子的一堵墙,脚下的一条路,都流露着朱仁民追求自然、和谐的艺术思想。如今,莲花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而让他们难忘的,除了那些雕塑,还有在入口处,那块黑色花岗石碑上刻下的“永久免费观光”六字。

    “我不是为钱,这个家庭‘只管播种,不管收获’。”静静地坐在工作室壁炉前,朱仁民说这岛是他梦想的第一步,“让自己开心的是我能梦想成真。”在LOFT49,朱仁民的艺术沙龙被他自己称作第二个梦想。“为他人,我又创造了一个免费聚会、创作的场所;为自己,我要再找回当年历经心血的300米长卷!”朱仁民说话很慢条斯理,“LOFT是我的一个窗口,实现着我在都市里创造一块艺术家乐土的梦想。”朱仁民计划当中的“三块乐土”如今已完成了海岛、都市两个部分,湖州菱湖艺术家村将最终实现朱仁民创造“艺术农村”的梦想。“那里有医疗机构,有图书馆,有中国当代最杰出的艺术家的资料,一批会所、艺术馆,还有供艺术家创作的场地。我已联系的国内一流大牌艺术家资料都会展现在那里。”朱仁民并不是个幻想家,他如今描绘的东西正在接近实现,菱湖的农民们很快就能知道艺术家们是怎么生活的,而艺术家们也将真正与农民的思想接触,一个艺术农村即将诞生。

    “未完成”交响乐

    巨大的LOFT49招牌,在初春的阳光下很惹眼,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带给人希望。朱仁民笑着说,当初大家来这里创业就是冲着这里的空间宽敞租金便宜。当初朱仁民来杭州创业,找到了LOFT、美国DI设计库、杭州名仕摄影机构、日本IDEA建筑景观设计有限公司等数家公司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住户”,不少人还在劝朱仁民别来了,这里的旧厂房马上就要拆迁。但LOFT里的能人们用双手奏出了拱墅区文化产业发展的最强音。“杭州的文化本应南北贯通,如果说城南是艺术学习,那城北刚好为他们提供了广泛的应用空间。拥有古老的运河文化,我们不应该让它被人们遗忘。”

    如今朱仁民的设计院有150多位员工,小小的LOFT没法提供足够的场地使他不得不把公司分散在好多地方。“我很希望能有一块大场地让我好好为运河奉献。”但目前,LOFT里的艺术家们在创业的同时,还不得不为工作场地的“生存”而担忧。“这里的租用合同都是一年一签,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收回。”

    来源:青年时报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