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管理资讯 >> 管理阅览 >> 


民间艺术家朱仁民的悲美传奇和仁德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9-06-19 09:53:30

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有一位在国民党时期任职的人,被划为历反,一家五口人被迫迁往东海普陀岛。这一家人里,有一个叫 朱仁民 的,此时正好7岁。

    朱仁民1949年出生在浙江宁海,著名国画家潘天寿是朱仁民的外公,从小深受国画家潘天寿的影响,4岁在国画家潘天寿身边学习,10岁时获舟山市美展第一名,14岁时考取中国美专附中,因父亲历反问题,未被录取,后在普陀中学就读。在1956年肃反以前,朱仁民一家人拥有几年自由幸运的时空。

    几千年以前,中国易学已发现一个原理:一般说来,人的幸运与厄运的平均值接近一个常数,称为 时运常数。这个常数要受天理,地域,人智的约束,尤其是人的理念层次约束。民间有的预测家正是根据这个道理来推算吉凶的。

    有人说这是迷信,其实不是,数学里的概率论正是这个原理。但是对于那些不懂易学的巫术家,不在其例。时运常数是天然的,不适用于通常人为的赌博。

    朱仁民的父亲在肃反时期厄运,在反右斗争时期却是幸运。有历反问题的人,一般对于现实社会都是很恭敬,很顺从的。你要说一个有历反问题的人对于国家有威胁哪个相信,这是辩证法,易学正是原态辩证法。

    母亲是普陀中学美术教师,每月30多元工资,养活五口之家,生活十分艰难。朱仁民有三兄弟,他排行第二,为减轻母亲负担,仁民初中还未毕业,各处漂迫,张网、出海、刷漆、打铁、游泳池救生员、代课,踏遍东海小岛。

    从1956年到改革开放以前,在二十多年的奇变时空里,无论贵与贱,贫与富,智与愚,优与劣,在利欲功名,恩怨成败的浪涛迷雾里,很多人落却无助,但是朱仁民一家人却能承受过来,这是最大的幸运。

    1977年以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自由竞争时代,朱仁民深感机遇到来。浙江画院成立以后,因为朱仁民得过第二届美展铜奖,调到杭州任专业画家,饱受苦难的朱仁民此时觉得阳光分外灿烂,万分感概。

    岁月悲苦路途难,

    云博浪击天地传,

    莫怨时空多奇变,

    物竟天择又回还。

    1978年,29岁的朱仁民开始创作一幅长300米宽三米、名为《大道.海天篇》的巨作。可是,当这幅巨作接近成功的时候,一场灾难降临了。

    “我第一次觉得怎么会那么累,实际上我已经生病了,我还在弄,当时头就晕了,啪就摔下来。后来到当地医院,上海医院,都说你这个很难站起来走路的。” 朱仁民说,“我看到对面劳改所里有很多犯人,我很羡慕他们,哪怕判我三年五年,只希望我能够站起来。”

    但是,朱仁民的困难还不只是瘫痪,回到舟山群岛后,又一个问题出现了。

    “说实在的,我租房的钱都没有,没有工资。父亲有政历问题,一辈子没有工作,母亲教书的钱要养活五口人,你怎么活下去。” 朱仁民说,“母亲悲疼不已,每天流很多的泪。难道国画家的后人竟然如此无助”

    就在朱仁民绝望之时,有人想起国画家潘天寿,朱仁民的母亲有国画家潘天寿先生留下的120多幅作品,在那时价值3亿多人民币,只要卖一两幅,不但朱仁民有吃住,而且一家人都能过上好生活。

    正在大家觉得有希望之时,一个不是问题的难题出现了。

    “以前听父亲说过,这些作品是一辈子的精力,如果是分给你们姐妹的话,只有几个人看,如果献给国家的话,大家看,让大家来评。”朱仁民的母亲用帕娟擦着鼻涕说,“因为我爸爸就是这样子,一生就是为中国民族,所以他在生病的时候,他就讲我这些作品应该收起来。”

    有人不懂:在万般苦难之际,还犹豫什么,要知道这是合法的财产啊!为争夺财产,有的人请律师,上法院,亲人相仇,不惜一切。但是 她却把这些财富捐给国家,分文未取,这难道符合人之常理吗。

    应该认为,不同认识层次有不同的理。有时,一个层次的理,与另外一个层次理是倒置的,在一个层次上被认为是财富,在另外一个层次上却认为是灾难。朱仁民母亲抛却的是有价财富,得到的是无价财富,这个无价财富就是在苦难环境里炼成的意志与智谋。

    朱仁民母亲的一个学生帮他找了一个住的地方,这是普陀山上的隐修庵。

    天啊!这是什么住地,那简直象地狱啊!“几千只老鼠,上面是农民晒谷的粒子,都已经破败了挂在那里,一条蛇那么粗的就在头上,第一次我看到很怕的,毛骨悚然,我叫我学生拿把菜刀来放在旁边。” 朱仁民说:“两个屋梁之间蛇真的会飞的,跨过去,老鼠在那边往下掉,然后过一会儿没声音了,血下来了,蛇开始慢慢往回游,吞这个老鼠,这种镜头对我瘫痪的人看在那里,就像自己当时的人生险遇,人生对我来说当时就是一种最大的问题,没有其他想法。”,

    孤身一人在普陀山受苦难,朱仁民的意志得到充分锻炼,智能得到很大提升。

    “在破庙里,研究艺术与禅学,读国内外的东西,这个时候才有一些哲学思想与人生的深刻感悟。”朱仁民说,“打坐的时候我望着很多的岛屿,想着造庙、铺路、办学三个事情,就像圣西门傅利叶实现乌托邦计划,不管成败如何,代表我思想的一个载体,一个传达。”

    在隐修庵的苦难岁月里,朱仁民以惊人的毅力趴在地上进行创作,入选全国第六届美展,获全国美展铜奖,获全国七届美展铜奖,不久,又入选首届中国艺术节优秀作品展。

    在物质富裕的时代,有的人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困难挫折而消极悲观,以至于选择极端,这些人难道说很不富裕吗。决不是的!相对于隐修庵时期的朱仁民来说,这些人拥有太多的富裕,落却的是志智。

    易学以为:天行其理,人为志智。天体依其原理运行,人类按照志智作为。这个志和智,就是人的意志和认识,正是意志和认识约束人的行为。物质富裕是不能锻炼提升人的意志和认识的,只能通过环境锻炼提升,正是在困难挫折的环境里锻炼提升人的志智。

    只有物质富裕是不能代表人类辉煌的,人类志智才是世界辉煌的真正象征。世界辉煌是依靠人类志智所创造的, 世界平顺是凭借人类志智所约束的,这决不只是物质威力所能协调的。

    也许是朱仁民善良美好的乌托邦计划感触苍天,在瘫痪的第五年,朱仁民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腿出现奇迹。

    “我发现是能爬了,但是爬的多了要痛苦,后来觉得这是在锻炼,爬了大概也有大半年吧,我觉得这辈子就爬也无所谓。” 朱仁民说:“这个时候我豪情万丈,觉得老天不灭我,我觉得这辈子够了,我没有其他奢想了。”

    半年之后,朱仁民竟然可以拄着拐杖重新站立起来!“真是老天开恩啊!”朱仁民含着泪水,望着天空。

    五年苦卧隐修庵,

    长夜难眠蛇为伴,

    苍天感触生慈悲,

    饱受苦难何所怨。

    1987年后,他辗转于海外讲课,办美展。朱仁民的鞋,上面还有个标签:产地:英国、行程,三大洲十五国,目前,退役。您知道吗,这双鞋他步行16年啊!

    朱仁民说:“我当时出去的时候,没有任何地位,是很贫穷的。在行程中,一路被人家骗过来,一路被人家打过来,什么人都碰到过,什么事情都发生过,但是对于一个重新站立起来的人来说,这些困苦微不足道。”

    雄关漫道峥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千难万险挡不住,

    足迹遍布十五国。

    从隐修庵和十五国过来的朱仁民,犹如从二万五千里长征过来的共军,志智超强,所向无敌。

    朱仁民“长征”回国以后,发现了一个路子,当时,景观设计学在国内还是一个空白,于是,1992年他第一个把这个学科引入国内,成立了杭州潘天寿环境设计研究院,

    “这个模式在全国是比较早的,做得比较好的,等到大家风起云涌的时候,我必须去做高难度的,人家做不了特别苦的,很多项目里面雕塑都是自己做的。” 朱仁民说。

    通过这个行业,凭借艺术创造,朱仁民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准备实现美好的乌托邦计划,他盯上了一个从远处看像一个观音躺在水面上的小岛。

    1996年春天,朱仁民以9万元卖下了这个一百亩的小岛40年的经营权,并给它起了一个美丽的名字:莲花岛。

    “可以把自己的历程通过莲花岛这个载体转换出来,和盘托给这个世界,此时人的心情好象太阳光辉灿烂。”朱仁民说,“我设想把五百个罗汉放到水里去,这世界上没有过,我觉得这个岛是世界上最奇妙的,最大的一个艺术作品,这也不是任何艺术家会来造的,这种苦难、这种劳累,我觉得我能干。”

    正如朱仁民母亲说:“今天赚一点塑一个罗汉,明天又赚一点再塑一个罗汉,他自己一个人,没人帮他忙。”

    舟山市普陀区旅游服务主任沙燕红说: “罗汉是石头做的,很重又很大,汽车运过来,然后用起重机安装起来,有些要把路基挖掉车才能进来。”

    2002年央视《天下粮仓》开拍,有两幅主题巨卷:《千里嘉禾图》和《千里饿殍图》。朱仁民花一个月时间完成了这幅巨卷,央视给朱仁民10万元,予以收藏。朱仁民又用这些收入塑造罗汉。

    在买下小岛的第十个年头,朱仁民花费两千三百万元,如愿以偿。在岸边通往岛上的800米长堤上,500尊罗汉雕塑形态各异、笑容可掬,这些罗汉都是他自己雕刻的,是普陀山观音文化的延续和开拓。这是朱仁民根据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影视明星、偶然碰到的人的形象塑造的。在入口处山崖上刻有“永久免费观赏”六个大字。

    2002年,朱仁民在浙江湖州菱湖水乡设计了21平方公里的生态旅游区,并在其中独资营建水乡艺术家村,为艺术家提供一处花园式免费创作、休闲基地。

    2005年,朱仁民又在杭州市杭印路开辟了潘天寿艺术沙龙,为艺术家、设计师提供永久免费休闲、展示平台。

    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朱仁民在海岛、水乡、城市各处已投入人民币近4000万元,他没有向人借过一分钱,都是自己历年攒积一点、投入一点,他自己仍过着十分清贫的生活。

    20多年一直没有自己的房子,现在还住在工作室里一张简单的床上,朱仁民的母亲为了支持儿子的事业,也一直住着破旧的房子,2006年10月,在朱仁民再三劝说下,他84岁的母亲,国画家潘天寿的长女才肯住进买的新楼房。

    2006年9月15日,朱仁民在新华网上发布了一条信息:他要邀请国内外贫困的艺术家来莲花岛上进行艺术创作,免费为他们提供吃、住和创作工作室,来去自由,时间不限。

    朱仁民满怀期待地等候,但是大失所望,很少有人打来电话。即使打来电话,也让朱仁民哭笑不得。

    “你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我说真的,你只要按照我表格里的内容填好寄过来,需要的一些证明给我办来,但是他们认为没有这么好的事吧,就像我过去给一个老太太拎蛇皮袋,她却不松手,她怕这个雷锋把东西拿走。”朱仁民说:“心里很难受的,我觉得社会到了这么一个时期了,人的观念对世界都带有一种怀疑。”

    朱仁民对于理想的追求没有放弃,他在得知当地渔业枯竭,渔民生活困苦之后,决定把渔民带到他的工作室进行培训,让他们通过艺术创造来谋生。只是,这和他当初邀请贫困艺术家前来创作的初衷有很大出入。

    渔民艺术家蒋德叶说:“他在很忙的时间里抽空教我们,特别感激他。”

    朱仁民说:“通过美术创作,他也能够比打鱼的收入高一点,既有崇高的艺术追求,又能够赚到钱维持生活,也为仁德。”

    让朱仁民担忧的是,美好的小岛正遭受着现代商业的冲击,如今,因为填海造田,莲花岛正面临着被吞噬的危险,不久的将来,高楼大厦将会永远淹没这个形似观音的小岛。

    朱仁民说:“用水泥板把所有的海湾填掉,作为静观设计师,从国际生态规划的理念来说,我是很不赞同的。”

    朱仁民现在是身兼数职: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设计院院长;杭州市潘天寿环境设计院院长;浙江大学城市景观研究实习基地主任教授;浙江古陶瓷博物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他还多次获中央文化部颁发的优秀奖,并被授予全国儿童文化先进工作者,全国民间美术优秀辅导员。去年五月,上海文学创作社提朱仁民上榜:中国当代四位艺术巨匠。

    朱仁民的可贵之处在于自投资、自设计、自制作,而且又都是免费开放,这不仅是国内少有,就是国外也鲜见。意大利国家电视台驻总统府资深艺术评论家 玛丽娜•比契,美国著名艺术评论家 威林伯格,意大利《欧华时报》常务副社长 章震等都著文赞扬朱仁民是中国当代的 米开朗基罗。

    他在大海中泡大,在艺术里成长,崇尚传统,追求真理。他非科班出身,却在艺术的深层次探讨过程中努力求索,创造奇迹。他从苦难里过来,从病瘫中起来,淡泊利欲功名,追求仁德慈悲,扶助公益事业。

    如今,年近六旬的朱仁民经常来到岛边的岩石上,欣望海浪,赏视普陀山,也许,他又想起了当年在隐修庵所设计的那个美好乌托邦。

    2006年岁末的一天,几个来莲花岛上参观的老太太看到一个个神态各异的罗汉雕塑,倾听朱仁民美好的乌托邦计划,崇敬不已,望着仁慈的朱仁民说:虽然 岛上有500个罗汉,但是 您才是最灿烂的罗汉。

    人的理念层次有:利欲,功名,仁德,慈悲。利欲为低层,功名为初级,仁德为上乘,慈悲为顶界。

    其怨 唯以利欲。

    其败 唯以功名。

    其恩 唯以仁德。

    其成 唯以慈悲。

    之所以怨天尤人,是由于利欲思想负担过重。

    之所以落却无助,是由于功名思想负担过重。

    之所以恩泽于人,是由于以仁德为念。

    之所以成人于美,是由于以慈悲为怀。

    成人于美,是说人的理念达到美好境界,不只限于物质利益。获取物质利益没有错,问题在于以什么理念对待。

    正是:

    低处迷望 利欲功名呈纷艳。

    顶界俯视 恩怨成败映慈悲。

    从低层上迷望,对于追求利欲功名,有纷艳之态。

    从顶界上俯视,对于计较恩怨成败,生慈悲之念。

    从悲难历程过来的朱仁民 超越 利欲功名 恩怨成败, 达到仁德 迈向慈悲至上境界。

    有词为证:

    莲花岛上免费游,

    贫困艺人何用愁,

    五百罗汉创奇迹,

    丰功仁德永传留。

    朱仁民的遭遇不但照亮贫困艺术家成功之路,而且是从一个受约束社会迈向伟大自由竞争时代的缩写,其意义远超越艺术范畴。莲花岛托出的是善良艺术家 悲美历程,闪耀的是民族仁德 灿烂光辉。

    来源:《财富》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