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管理资讯 >> 管理阅览 >> 


莲花岛花巨资造小岛供人免费吃住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9-06-19 09:53:29

主持人:财富新观念,创造新财富,欢迎收看财富故事会。大家好,我是王凯。如果有这样一个地方,有人管吃管住,在那里,你可以任意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愿意去吗?

    异想天开,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

    主持人:您先别不相信,真有人想干这样一件事。这就是想管人吃住的人,他姓朱名仁民,您可能看到一个细节,他的眼镜镜片破了,告诉您,这个眼镜片可是坏了好多次了,每次他都用502胶水沾上。

    眼镜破了都不换新的,他管人吃住管得起吗?

    主持人:您可别小瞧他,这样吧,我们还是到他管吃管住的地方去看一看。

    这是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一个叫莲花岛的小岛。远远地望去,莲花岛就像一个观音静静地躺在海面上。在岸边通往岛上的800米长堤上,在海浪冲击的礁石上,甚至在别致小屋的墙壁上,到处布满了形态各异、笑容可拘的罗汉雕塑。

    主持人:带着破旧眼镜的朱仁民就是这个莲花岛的岛主。他拥有这个岛40年的经营权,在这个小岛上,朱仁民已经投入了2300多万人民币,而且这些罗汉的雕塑都是他自己雕刻的,厉害吧?告诉您,提起他的祖上,更厉害,著名国画大师潘天寿就是他外公。去年五月,上海文学创作中心把朱仁民评为“中国当代四位艺术大师”之一。真可以说是将门虎子啊!那朱仁民到底要邀请什么样的人来他的岛上呢?

    2006年9月15日,朱仁民在网上发布了一条信息:他要邀请贫困的艺术家来岛上进行艺术创作,免费为他们提供吃、住和创作工作室,来去自由,时间不限。

    杭州潘天寿环境设计研究院院长、画家朱仁民:我有资格、有这个思想、有这个理念,让世界上贫困艺术家到我们中国来画画,由我们来提供你吃喝。

    主持人:提起拥有小岛的人,咱并不陌生,武侠小说里的桃花岛岛主黄老邪,他的桃花岛是侠之大者修身养性的地方;如今,拥有自己的海岛,那是富豪的游戏,是有钱人有品位生活的象征。如此美丽的莲花岛,朱仁民自己不好好享受,相反他还要管吃管喝,邀请贫困艺术家来他的岛上画画,难道他是有钱没处花了?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朱仁民从小到大生长在舟山岛的海边。身受外公潘天寿的影响,他从小就对画画有着浓厚的兴趣,1978年,29岁的朱仁民开始创作一幅长300米宽三米、名为《大道.海天篇》的巨幅画卷,他要把自己对于大海的深情都倾诉在这幅画卷中。

    朱仁民:这个大海从平静开始到波浪起伏,再到高潮,再到结束,这个画卷,我觉得是个交响乐一样,每个段都是他一个章节,每一个章节里面有它的音符,音符就是笔墨的细节。

    可是,当这幅画卷画到80%的时候,一场对朱仁民来说天大的灾难降临了。

    朱仁民:已经累得我第一次觉得怎么会那么累,实际上我已经生病了,我不知道,我还在弄,当时头就晕了。 啪就摔下来,摔下来我坐在地上,就是这样一并,我当时马上站起来,站起来就痛,然后就跌在地上。

    朱仁民:后来到当地医院上海医院都去看,跑了三五个大医院,他说你这个很难站起来的,两条腿一个指征是正常的,一个是指征是零,他说你这个是神经方面的,神经方面片子拍不出来,但是他说你这个不可能站起来走路的,你腰椎神经断掉了。

    住在上海的医院里,朱仁民万念俱焚。

    朱仁民:我看到对面是个劳教所,劳教所里有很多犯人,我很羡慕他们,哪怕判我三年五年,只要我好好改造能够站起来的,能够干活的,我很羡慕。

    但是,被宣判再也站不起来的朱仁民,要面对的还不仅仅是瘫痪的身体。从上海医院回到舟山群岛后,更大的难题出现了。

    朱仁民:租的房子租了大概也有七八处地方,人家觉得这个人快死了,人家都不愿意租给我,说实在的我租房的钱都没有的,没有工资,父亲一辈子没有工作的,母亲教书的钱要养活全家五口人,你怎么活下去。

    主持人:双腿瘫痪已经让朱仁民痛苦不已,没想到如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堂堂国画大师的后人竟然落魄到如此地步。生活不能自理,谁能帮助他呢?就在朱仁民内心接近绝望之时,母亲的一个学生帮他找了一个住的地方。说到这个地方,说出来会吓你一跳,就是给您十个胆儿您都不敢住。

    这是普陀山上破败的隐修庵,常年无人居住。朱仁民的学生将他背进这里,这里就成了朱仁民的安身之所。

    朱仁民:几千只老鼠,上面是农民晒谷的粒子,都已经破败了挂在那里,一条蛇那么粗的就在头上,第一次我看到很怕的,我叫我学生拿把菜刀来放在旁边。

    朱仁民:两个屋梁之间蛇真的会飞的,跨过去,老鼠在那边往下掉,然后过一会儿没声音了,血下来了,蛇开始慢慢往回游,吞这个老鼠,这种镜头对我瘫痪的人看在那里,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就像我自己当时在思索的人生的一种死亡,人生对我来说当时就是一种最大的问题,没有其他想法。

    虽然条件艰苦,但远离尘嚣,孤身一人,朱仁民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

    朱仁民:这个得益于普陀山的环境,还有看很多的书,这个时候倒有机会让我去读百家的东西,读国外的东西,这个时候就看到了一些哲学思想对生命的认知,心就慢慢平下来。

    朱仁民的内心平静下来了,但是自己的儿子孤身一人在普陀山破旧的隐修庵中受苦受难,家中老母心疼不已。

    朱仁民母亲: 每天心悬着的,流了很多很多的泪。

    但是,每天以泪洗面的老母亲并不是两手空空,作为国画大师潘天寿的长女,她的手中握有潘天寿先生留下的120多幅国画,这些国画在80年代初就价值3.5亿人民币,令周围人吃惊的是,儿子受苦受难之时,她却把这些画全部捐给国家,分文未取。

    朱仁民母亲:因为我爸爸就是这样子,一生就是画画,一生就是为中国民族全力画画,要把它遗传下去,为后人提高中华民族的文化素质,为后一辈做一点贡献,所以他在生病的时候,他就讲我这个画尽可能把它收起来,




86c .net 企 业信 息 网 编 辑


    朱仁民:从小我们家里的人都相对对这种社会的关爱,这种天下意识,这种民族意识,特别对民族文化,从大的地方讲,从小就教育要为民族文化做贡献,从父母亲到外祖父,到舅舅,整个家里都是这样。

    朱仁民母亲: 他说这个画是我一辈子的精力,如果是分给你们姐妹的话,只有几个人看看,几个儿孙看看,如果献给国家的话,大家看,让大家来评。

    母亲在经济最为困难的时候把外公的画献给国家的举动让朱仁民深受触动。渐渐地,对生命有了重新认知的朱仁民,产生了一个想法。

    朱仁民:打坐的时候我看了很多的岛屿,我不一定看到这个小岛,但我心里这个想法已经形成了,我一定要去做这个事情,造庙、铺路、办学三个事情我一定要做,我就觉得要找一块悬水的地方,就像圣西门傅利叶一样在岛上实现自己的乌托邦计划,不管成败如何,他代表我一种思想的一种载体,一种传达。

    主持人:多么宏伟的一个设想!朱仁民信誓旦旦,一定要找一个小岛来实现自己的乌托邦计划。那个岛将是一个艺术的天堂,在那里,像他一样的贫困艺术家可以无忧无虑、尽情地画画。这也是人在穷困潦倒之时的一个美好的愿景。但是,当初被宣判永远都站不起来、身无分文、穷困潦倒的朱仁民如何才能拥有今天的莲花岛,并将小岛建设得如此壮观呢?

    主持人:好,欢迎回来,故事将到朱仁民在普陀山的隐修庵里要找一个小岛来实现自己的乌托邦计划,但是,一个终日与毒蛇、老鼠为伍,双腿瘫痪、穷困潦倒的人如何获得今天的莲花岛呢?

    在双腿瘫痪的第五个年头,在普陀山上隐居的朱仁民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腿居然可以动了。

    朱仁民:我是能爬了,等到能上下爬的时候,我信心已经十足了,但是爬的时候这个阶段神经特别难受,可能是官能症,不知道什么毛病,特别难受,爬的多了要痛苦,要难受,今天爬两米,明天爬三米,一直能够爬到10米,突然一下子贪心了,爬得多一点了第二天又从零开始了,又不能爬了,这个病是很奇怪的,后来觉得这是折磨我,在考验我在修炼我,在铸就我,爬了大概也有大半年吧,至少我熟练能练了,至少我爬的时候膝盖落地了,我觉得这辈子就爬也无所谓。

    但是,现实没有像朱仁民想象的那样悲观,半年之后,他终于可以拄着拐杖慢慢地站起来了。

    朱仁民:这个时候我已经是豪情万丈了,已经觉得这个世界,这个老天不灭我,这个世界好像又属于我了,这个时候对着大海我已经很开心了,我觉得这辈子够了,我没有其他奢想了。

    主持人:朱仁民终于重新站立起来!五年瘫卧隐修庵,长夜难眠蛇为伴!那简直是地狱般的日子啊!如今,他又回到了现实的世界。朱仁民能站起来了,站起来之后就能走了,能走就得穿鞋,我这里有张照片,这是朱仁民穿过的鞋,上面还有个标签:产地:英国、行程,三大洲十五国,目前,退役。您知道吗,这双鞋他穿了16年,16年啊!穿着这双鞋,他居然走了三大洲十五个国家。

    朱仁民: 在这个过程中,一路失败过来,一路被人家骗过来,一路被人家打过来的,什么人都碰到过,什么事情都发生过,但我都要去面对。

    主持人:一双鞋走了17个国家,又被打又被骗的,朱仁民他干什么去了呢?难道是瘫痪了6年,不能走路,这回能走了,朱仁民他想好好过过走路的瘾?非也,非也,咱前边不是说过嘛,朱仁民要找一个小岛实现自己的乌托邦梦想,但是拥有自己的小岛那得需要钱啊!他啊,去国外赚钱去了,那他又是怎么赚钱的呢?

    在国外的朱仁民靠讲学、举办画展、卖画为生。

    朱仁民:我当时出去的时候,华人是没有任何地位,不像现在这样,我们国家强大了,它会另外相看,当时是很贫穷的,当时人家都觉得你大陆来的,大陆当时在国外的概念,跟现在完全两样的,所以你能进去给人家讲课,能进去办个画展,能进去卖画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也很满意了,但是我当时明白,要赚到大一点的钱,要实现我自己的理念,你不用钱来赚钱是很难的。

    虽然在国外卖画没有赚到多少钱,但是朱仁民却发现了一个赚钱的路子,当时,景观设计学在国内还是一个空白,于是,1992年他第一个把这个学科引入国内。并成立了以他外公的名字命名的杭州潘天寿环境设计研究院。

    朱仁民:我在管理景观设计,这个模式在全国也是比较早的,也是做得比较好的,等到全国风起云涌的时候我就很明白,我们不能够按照这样再做,我必须去做高难度的,人家做不了特别苦的。国内的景观设计进来大概就六七年七八年时间,有些地方才三五年时间,我是不从一个主体思想,一直做到它每个垃圾桶几根螺丝进去,我都要知道的,甚至很多项目里面雕塑都是自己亲手做的。

    通过这个国内新兴的行业,凭借超群的艺术领悟力,朱仁民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有了钱,朱仁民就想干大事了,他盯上了舟山市普陀区的一个从远处看像一个观音躺在水面上的小岛。

    朱仁民:真是鬼赋神功,开工开物,这个我怎么把它利用起来,保护起来,然后我在这个岛上实现自己的理念,这块地方历来没有战争,这块地方人们一直生活繁荣富贵的,我觉得这个岛把它买下。

    1996年春天,朱仁民以9万元卖下了这个一百亩的小岛40年的经营权,并给它起了一个美丽的名字——莲花岛。

    朱仁民:这个时候我一下子感到,我能够实现了,我能够实现了,就是说我那么多年从瘫痪开始这样走过来,到现在我把岛买下,要开始大展宏图的感觉是非常强的,我觉得我这个理想一定能实现,乌托邦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乌托邦计划一定能够实现的,我回来,也的确在这个岛上翻了几个跟头,我很想跳到海里游一下,当时是买下签约后天比较冷,我没有跳下去。

    我觉得从现在开始我可以把这个瘫痪时候的所有的一些经历困难能够通过这个载体能够转换出来,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从瘫痪这个五年半再走到这个现在,在国外的知识,所有的理念、所有的思想,我可以凭我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就能够和盘托给这个世界,这个时候人的心情完全是,好象是光芒四射一样,好象心里有太阳光芒四射一样,不得了。

    主持人: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这回可要大展宏图了,能不兴奋吗?但是,岛是买下了,该怎么建设呢?理想中的乌托邦是什么样子呢?

    朱仁民:当时我就想把五百个罗汉放到水里去,这全世界没有过,它的难度,它的一种独特性,海水一动跟罗汉有个互动的,有一种动感的,我想做一个艺术性的创意,在这方面我觉得这个岛是世界上最难造的,最大的一个大地艺术作品。





    为了把五百罗汉放到岛上,朱仁民自己进行创作,他几乎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些罗汉雕塑和莲花岛上。

    朱仁民母亲:今天赚一点塑一个罗汉,明天又赚一点再塑一个罗汉,一点一点的弄起来,他自己一个人,没人帮他忙。

    朱仁民:这个景色是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景色,这也不是任何艺术家会来造的,也造不起来的,他们承受不了这种苦难、这种劳累的,所以我觉得我能干,我具有这种雄心壮志。

    舟山市普陀区旅游服务中心主任沙燕红: 罗汉是石头做的,很重又很大,汽车运过来,然后用起重机一点一点把它安装起来,都费钱、费力,那个时候路还没这么大,卡车要进来,有些要把路基挖掉这个车才能进来。

    在买下小岛的第十个年头,朱仁民花费两千三百万元、十年心血,终于如愿以偿地把心中的小岛献给了这个世界。

    主持人:这些罗汉真是壮观啊!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在这里我们介绍一下,这些罗汉每个都面带笑容,这是朱仁民根据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影视明星、偶然碰到的人的形象塑造的。所以我们看起来都似曾相识。这岛是建好了,岛上的工作室也建好了,接下来,朱仁民就要邀请贫困的艺术家来此进行创作,但是,有人会来吗?朱仁民花费20年心血打造的乌托邦梦想能实现吗?

    主持人:故事讲到朱仁民花费了20年心血打造了一个小岛,准备邀请贫困艺术家来他的莲花岛上进行创作,但是,有人会来吗?

    2006年9月15日,在新华网上发布邀请贫困艺术家来莲花岛上进行创作的这条消息之后,朱仁民满怀期待地等侯在电话前,但是令他大失所望的是,很少有人打来电话。即使打来电话,也让朱仁民哭笑不得。

    朱仁民:你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我说真的,你只要按照我表格里的内容填好表格寄个过来,把你的情况寄过来需要的一些证明给我办来,但是他们认为好象没有这么好的事吧,就像我过去给一个老太太她拎不动一个蛇皮袋,我帮她拎一下,她却不松手,她怕这个雷锋可能是会把她的东西拿走。

    几个月过去了,为贫困艺术家准备的创作室还是空空如也。为了心中的小岛,为了心中的乌托邦,朱仁民20多年一直没有自己的房子,直到现在还住在工作室里一张简单的床上,朱仁民的母亲为了支持儿子的事业,也一直住在破旧的房子的,2006年10月,在朱仁民再三劝说下,他84岁的老母亲才肯住进他为她买的新楼房,这位国画大师潘天寿的长女,拥有千万资产儿子的母亲,平生第一次住进了新房。20年的心血,20年的梦想,没想到乌托邦的梦想却化为泡影,朱仁民心痛不已。

    朱仁民:心里很难受的,我觉得社会到了这么一个时期了,人们的观念对世界都带有一种怀疑。

    让朱仁民心痛的不仅是这些,寄托他美好乌托邦梦想的海中小岛正遭受着现代商业文明的冲击,如今,因为填海造田,朱仁民的莲花岛正面临着被吞噬的危险,不久的将来,高楼大厦将会永远淹没住这个形似观音的小岛。

    朱仁民:一块方的水泥板把所有的海湾全部填掉,这样做出来,作为静观设计师,作为我在全省、全国对于生态规划的理念来说,作为国际上发达国家的理念来说,是不能这样只限一块水泥板,把所有的海湾、沙滩全部填掉,我是很不赞同的。

    狂热的理想遭受到无情现实的冲击,朱仁民万分苦闷。不过苦闷是苦闷,饱经沧桑的朱仁民对于乌托邦理想的追求却没有放弃,他想到自己20年前曾在舟山群岛的东极岛曾经教过当地渔民画过画,在得知当地渔业枯竭,渔民生活困苦之后,他决定把渔民带到他的工作室进行培训,让他们通过画画来进行谋生。只是,这和他当初邀请贫困艺术家前来创作的初衷有了很大的出入。

    渔民画作者蒋德叶:他在很忙很忙时间教我们。人家到了这个地步的艺术家不可能一点点小事也帮你,他什么事都帮你做,特别感激他。

    朱仁民:他就开画廊、他就卖画,居然他也能够比打鱼的收入高一点,那不是很好,他们即又一种很崇高的对艺术的追求和向往,又能够赚到钱能够维持生活,那是对社会是很积德的。

    如今,这位年近六旬的老人经常来到岛边的岩石上,静静地望着眼前的海水,望着不远处的普陀山,也许,他又想起了当年在隐修庵静修时设想的那个宏伟而美好的乌托邦。

    主持人:2006年岁末的一天,几个来莲花岛上参观的老太太看到一个个神态各异的罗汉雕塑,听到朱仁民美好的乌托邦计划,感动不已。她们对朱仁民说,岛上已经有500个罗汉,你就是那第501个。我们做一个设想,如果朱仁民将来有一天为自己塑一个雕塑的话,那么他的表情会像那五百个罗汉那样面带笑容吗?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呢?

    来源:中央电视台财富故事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