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富资讯 >> 焦点直击 >> 


张荣坤:他赚钱的手法你根本想不到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8-03-04 09:57:12

在出事前的一个半月,张荣坤对亲弟弟阿三说:“我快保不住了,你们好自为之。”

    “阿三”是张荣坤对弟弟的称呼。

    阿三告诉记者,“长兄如父,不管他做了什么,他始终是我哥哥。”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事发还是那么突然。“哥哥被带走时只穿了一双拖鞋,并且身无分文。”

    33岁、49亿元资产、《福布斯》2005中国富豪榜第16位——十年间,福禧投资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张荣坤的钱,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



    阿三感慨说,“不是自己的钱总有一天要还回去。”

    少年老成

    苏州市上塘街173号,张荣坤曾经的家,1980年还是苏州百货公司的日杂品仓库。

    张荣坤的父亲曾经在百货公司任职,和一帮退休的同事搬进了这座石库门建筑。街坊称呼张荣坤的父亲为张胖子。

    老洪是张家的邻居,他记得在石库门里一共住了14户人家。“张胖子是个知青,读书人的样子,但一看就知道没什么钱。”

    张荣坤的母亲更像是个庄稼人,一口山东话,大大咧咧的。她一共生了三个孩子:大儿子就是张荣坤,二女儿叫张海燕,最小的儿子人们都喊他阿三。

    张荣坤自小家境贫寒,母亲日常贩些水产鸡鸭,父亲张胖子做些小本生意,“在最艰难的时候还拉过黄包车。”老洪说,住在石库门里的都是穷人。

    张胖子管教子女很严厉。尤其对于大儿子张荣坤,经常拳脚相向。在老洪的记忆里,年幼的张荣坤常常踩着吱嘎响的木楼梯东躲西藏,而父亲张胖子跟在后面追打。

    邻居家有时成为张荣坤的避风港,老洪记得,小时候的张荣坤很瘦弱,但每次挨打之后都忍住不哭。

    离石库门不远,就是丁家巷小学。张荣坤在学校里是个孩子王。“年纪不大,却很讲义气。”在他身边,时常围着一帮小弟兄,都把张荣坤当大哥。

    张的经济头脑在学生时代就初露端倪。他的同学王刚发(化名)在事隔十几年之后尤其记得两件事:

    其一,是张荣坤有个朋友家里开葡萄园,张就拿了一堆葡萄在学校门口卖,赚了不少零花钱。其二,有一次学校考试,各个班级有先后。隔壁班的王刚发先考完,张荣坤就把他叫去吃东西,边吃边问考了些什么内容,“后来轮到张荣坤考时成绩好的不得了。”

    张荣坤念中学时个子很高,瘦瘦长长的,“可能家境不好,也可能经常被父亲打,他看起来有点少年老成。”老洪说,十几岁的张荣坤虽然没钱,但对朋友都很大方,“一个馒头掰两半,自己吃不饱也要分朋友一半”。

    而对于自己的弟弟妹妹,张荣坤如同父亲一般严格,阿三记得张荣坤曾说,“有什么事情先去做,做完再说,不要还没做就嚷嚷。”

    张的这种性格似乎一直延续到30岁以后,他日后的慈善捐赠和公路收购,从来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直到被抓前,他也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




86c .net 企 业信 息 网编辑


    攀龙附凤

    张荣坤初中就读于苏州第五中学,高中就读于苏州市二十一中。他的妹妹张海燕还曾经在第五中学做过图书管理员。因为年代久远,在五中的学生档案中,并没有发现张荣坤的名字。

    十五年前,张樱是丁家巷附近出名的美女,她自幼和张荣坤青梅竹马,直到后来成为张的妻子(详见本报《张荣坤苏州往事》)。

    认识张荣坤夫妇的苏州人都说,张樱是个贤内助,活动能力很强,她为张荣坤日后结识各路贵人帮了很大的忙。

    张荣坤中学时代学习成绩并不好,“也许是把心思都放在了做生意上”。高中毕业之后的张荣坤没有考上大学(又一说是青岛某高校肄业),他在1993年前后,到了苏州吴县太湖度假区工作。

    王刚发后来听说,他因为机缘巧合,在当年的苏州吴县认识了不少贵人。

    位于吴县胥口镇的太湖旅游度假区,是1992年国务院批准建立的首批国家旅游度假区之一。在成立后不久,组建了很多旅游相关的三产公司。

    据张荣坤当年的一个同事说,张曾在度假区的一个水上乐园项目公司任职。十年前的张荣坤不过是个20出头的小伙子,在公司里是普通职工,“平时和同事说话不多”。

    在太湖度假区呆了一两年时间,张荣坤又去吴县海关做了一名报关员。在海关期间,他结识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耿永祥。

    公开资料显示,耿永祥于1991年出任苏州海关关长,3年后又一手建成了吴县海关和海关总署外事培训中心、苏州工业园区海关。1997年11月,耿永祥出任杭州海关关长。2000年,耿因为受贿罪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当年在吴县任职的一位官员说,张荣坤在进入海关结识耿永祥之后,又离职做起了外贸生意。

    此外,90年代中期的张荣坤就开始炒股和炒期货。王刚发说,“当年有很多我们没听说过的生意,张荣坤早就开始做了。”

    吴县当地传言,张荣坤又曾经在太湖度假区内的苏州东山宾馆任职,这是远近闻名的国宾馆。

    也许是张荣坤过于低调,他的弟弟阿三告诉记者,张荣坤发迹后曾有过买下东山宾馆的想法,几经周折之后未能如愿,而此事在苏州仅有几个人知晓而已。

    上述吴县官员说,在那时的东山宾馆,张荣坤很有可能结识了不少贵人。

    张的邻居老洪说,张荣坤好像一夜之间就有了很多钱。在1995年前后,张家就搬出了上塘街的石库门,他记得张荣坤最后一次来石库门是坐着汽车来的,司机叫他“张经理”。





    而整个张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张胖子再也不做小本买卖了,他搬进了园林路附近的一幢别墅,后来在双塔附近又买了一幢”。

    搬家之后,张荣坤的母亲还偶尔回上塘街看看老街坊。老洪记得,张母说到儿子就满脸笑容,还拿出过一张写满英文的学历证书,说是张荣坤在国外读了MBA。但老洪问起张荣坤怎么赚大钱时,张母总是缄口不言。

    低调行事

    阿三对记者说,哥哥当年在苏州做过很多生意,“他赚钱的手法你根本想象不到”。

    但张荣坤叮嘱弟弟妹妹,关于他赚钱的事不要对外人说起。他甚至对家人也守口如瓶,张荣坤常说,“不告诉你们是为你们好。”

    除了妻子张樱在自己的公司任职外,张荣坤不允许任何家人涉及他的生意。阿三说,他的很多公司我至今也没有去过。

    阿三从厦门大学毕业以后回到苏州,向哥哥借了50万,在家乡开了两间公司,“但在业务上,和福禧、沸点这些公司都没有关联”。

    在电话中,阿三总是欲言又止,始终不肯和记者见面。他多次提到,哥哥张荣坤对苏州时期的下属都很好,分给他们一些股份,周卫民、时文绮、沈嘉健这些人都是他在苏州时期的财务人员。

    张荣坤到了上海之后,做事依旧低调诡秘。据福禧的一位员工说,公司里的人员流动性很大。普通职工对公司的事务也知道很少,比如高速公路的投资等等,只有少数几个心腹才了解。

    但是员工都会悄悄议论,“我们张总是静悄悄干很多大事儿”。而对于一般工作人员来说,“张总行踪非常神秘”。据说张荣坤晚上很晚睡觉,时常谈判到凌晨3点。

    2002年,张荣坤秘而不宣的回到苏州,买下了位于拙政园百家巷附近的一个3.3万平米的黄金地块;2005年又出大手笔购入西园路15号3.4万平米的土地。这一切,在苏州当地几乎无人知晓。

    2006年7月,张荣坤还没来得及在家乡大兴土木,就已经东窗事发。在百家巷那块风水宝地上,早已是荒草丛生。

    来源:南方日报报业集团-21世纪经济报道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