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富资讯 >> 焦点直击 >> 


中国,白领失业浪潮即将来临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5-02-05 00:48:10

第一次失业浪潮是七十年代末的知青回城,第二次失业浪潮是九十年代末的国企职工下岗,这两次失业浪潮恰逢国民经济正处于调整上升期和高速发展期,再加上国家政策的特别倾斜照顾,其负面影响被压到了最低。

    正在进行的第三次失业浪潮的主角是民工和大学生,如果以民工的打工生涯十年至十五年为周期,第一批民工早就失业了,现在都是第二、第三批了。但因为他们根在老家有房有地,离开了工厂也还有田可耕。他们像候鸟一样一批批消失在城镇的上空,倒也无牵无挂。

    在追逐利润的教育产业化政策指引下的无计划无节制的高校扩招,使大学生从天之骄子变为落地乌鸡,刚毕业就失业已不是个别现象,近几年累计的失业大学据称已有上百万人。新闻联播报导现今16岁至29岁的青年人,十一人中就有一人失业,失业率高达9%。但由于他们大部分是独生子女也无负担,还有年轻力壮的资本,父母也还有能力抚养,啃老一族也就得过且过了。

    即将来临的第四次失业浪潮的主角将是白领阶层(白领一词是舶来品,何谓白领由大家见仁见智,笔者难作准确定义)。谁都不愿相信,但将是残酷的现实。这次浪潮涉及面广危害程度大,大家要小心啊!

    白领一般都受过高等教育,1995年以前毕业的大学生基本上都进了吃皇粮的单位。现在在私营单位打工的白领基本上是1995年以后毕业的大学生和从皇粮单位出来的专业技术人员(以追求事业有成的自愿者和国企下岗的被迫者为主体)。他们的现今年龄阶段上限在四十左右,最主要的年龄层在三十左右。

    这意味着老白领基本上是1962年左右出生,而1962至1982是中国出生人口最为庞大的二十年婴儿潮,,1982年7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间进行的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中国大陆人口共1,008,175,288人中,同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的1964年7月1日零时的694,581,759人相比,18年间共增加313,593,529人,增长45.1%,平均每年增加17,421,863人。加上同期的死亡人数,保守估计二十年内应出生了约四亿五千多万人。这批人现全部进入了就业期,就业压力和挤压举世罕见,可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特别是1998年高校扩招后,2002年后大学生潮汹涌而至。因中国经济发展不均衡,大学生潮直扑沿海地区。体力民工潮刚刚消退,脑力民工潮又再兴起,中国尤其是沿海地区的老板们,你们真是幸福啊!

    没有几个国家会把四十多岁的人列为被淘汰的对象,但中国特殊的人口结构加上经济自由化的体制再加上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相信几年后没有几个老板面对绝对过剩的质优价廉年富力强的脑力民工,还会大发慈悲为45岁乃至40岁以上的普通白领留住饭碗。看看现今的招聘广告大部分都特别注明限求职者年龄在40或35岁以下,届时唯有感慨“既生瑜,何生亮”、“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了。

    现今的大部分白领,成长在计划经济提供的低成本读书时代,毕业后又享受着自由经济的大餐,当他们以优越的眼神俯视同龄的民工兄弟和以庆幸的心情看着挤爆招聘会的师弟师妹时,有无发觉不经意间屠刀已向你们举了起来。
    现今信心爆棚供楼供车的白领们,十年后向何处去?

    中国的老龄化已不可逆转,2020年后50岁以上的人口将会高达约六亿人(以1970年中国人口总数约八亿人,减去50年间1970年前出生人群的死亡人数约二亿人粗略计算得出),届时将占人口总数的40%以上。05年10月22日南方都市报报道:2030年前后,我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预计将增至4亿左右,到2050年我国60岁或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将分别达到4.5亿和3.35亿,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老年人。因中国未来的二十年内体力劳动将依然是主要的劳动形式,黄种人相对于白人和黑人较差的体质,尤其是当今大部分私营企业长时间高强度的用工体制对劳动者劳动能力的过度透支,都将使50岁以上乃至更年轻的劳动者不能从事或很难胜任大量的工作岗位,现今“4050”人员就业艰难可为铁证,以50岁而非国际通用的60岁作为老龄化的标准更加符合中国的实际。中国古代提倡早婚早育多子多福,从经济的角度考虑就是尽早补充年轻劳动力来承担繁重的农业劳动。中国现行将适龄劳动力的年龄跨度定位于16—60岁,基本上是不顾国情的一厢情愿。50岁以后何处去打工,绝对将会是摆在我们许多人面前的沉重的现实。


    独子政策和当代青年的晚婚晚育甚至不育又使未来的劳动力数量锐减,1990年7月进行了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大陆人口是113368万人,同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的1982年7月1日零时1008175288人相比,八年间共增加了125507213人,增长12.45%,平均每年增加15688402人。2000年11月1日进行了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大陆人口共126583万人。同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1990年7月1日0时的113368万人相比,十年零四个月共增加了13215万人,增长11.66%。平均每年增加1279万人。2005年1月6日,我国内地第十三亿个小公民诞生,同2000年11月的126583万人相比,四年零三个月共增加了3417万人,平均每年增加804万人。。二十三年间净增人口约三亿人,加上同期死亡人数,出生人口约为四亿人,有专家预测至2040年左右中国人口将零增长,2003年广东等沿海地区出现的“民工荒”,不过是青壮年人口开始大规模减少的前奏。但如果中国为未来储备劳动力而在现今放松计划生育政策,因为现今处于生育年龄的中青年夫妇大部分没有铁饭碗,四五十岁以后都面临失业的风险,一旦现今允许生育多胎,不仅将马上拉低现今的生活水平,将来也基本上是大人没工作小孩没长大,很多家庭将陷入老天所依少无所养的悲惨境地。中国现在放开生育而解决老龄化问题,将会使人口问题更加雪上加霜。


特别是现今新生儿男女比例的失衡,又注定将产生二十年后的四千万光棍大军,这些光棍将主要集中在农村和贫困地区,而这些人又恰是中国廉价劳动力的源头。他们将来连基本的娶妻生子的可能性都没有,面对如此绝望的人生,他们是成为惹事生非的流氓无产者乃至光棍乱国还是老老实实去工厂打苦工,将会是很大的问题。最近媒体报导的深圳砍手党广州背包党触目惊心的暴力犯罪,以及近几年以村镇为单位的农民结伙流窜犯罪为特征的犯罪专业村镇的不断出现,所折射的部分新生代民工仇恨报复的畸形心态,已经勾画出了成长在城市边缘的第二代民工中的少数人从农民到流民到暴民的演变痕迹。据统计今年全国公安机关仅在打击两抢一偷专项斗争中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竟高达约44万余人。在当今犯罪越来越地域化组织化职业化的发展趋势下,从现今的暴力犯罪到将来的聚众暴乱,也许只有一步之遥。一旦没有了温训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应该就要向下了。

    而邻近的越南和印度届时将比中国年轻十至十五岁,世界范围内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也许将不可避免。从欧美转移到日本又转移到韩国东南亚又转移到中国,我们有能力保住这世界加工厂的头衔吗?我们引以为荣的世界产量第一的服装玩具家电等,核心技术和品牌又有多少攥在自己的手中?特别是美国日本及中国台湾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制衡中国,近几年大力扶持、投资印度越南等新兴市场,更使产业转移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04年中国向欧盟出口自行车约200万辆越南是约150万辆,05年欧盟和美国对中国出口的纺织品设限并需延续至08年,大量订单和投资已转向其他国家,欧盟将于06年实行的近乎苛刻的机电产品环保标准,又将大幅提高中国企业的生产成本,欧美制定的SA8000国际劳工保障标准虽然客观上有利于提高中国民工的待遇,但也直接削弱了中国企业的竞争优势。中国凭借廉价劳动力独步世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局面最多再维持十至十五年。

    最近启动的事业单位改革,也许又将使上百万专业技术人员下岗。曾经代表着美好前程的学历文凭职称,在资本和利益的面前不堪一击斯文扫地。失业已不再是体力民工和文盲的专利。现今有些企业已开出了月薪五百元招用应届大学本科毕业生,简直就是比体力民工都不如了。

    十至十五年后沿海地区耗尽了二十年婴儿潮的人口红利,将要为他们支付巨额的失业保险和养老保险金,05年10月22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世界银行的报告预测按照目前的制度模式,2001年至2075年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的收支缺口将高达9.15万亿元。收入减少支出增加,现今富得钱花不完的沿海地区财政收支将日趋紧张。现今大把花钱的新生代高消费零储蓄透支未来的生活习惯,将导致现今40%以上的高储蓄率直线下跌(这一点在日本和韩国已得到验证),建立在高储蓄率基础上的依靠大量投资拉动经济发展的模式将难以为继(现今每年的固定资产投资金额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40%左右,远高于其他国家)。现今横扫全球的中国制造全球消费的加工出口型经济模式(外贸依存度05年1--8月竞高达80%左右)也很难永葆青春和辉煌,更关键的是大部分的进出口金额和高新技术产品都是由三资企业完成,广东2005年1--7月份进出口总值是二千多亿美元,其中三资企业是1400多亿,民营企业是200多亿。如果外资因各种原因大举撤离,中国经济尤其是沿海地区将马上倒退。明白这一点,三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人民币汇率改革的艰难和被人为压低的劳动力价格等问题也就不言自明了。过低的劳动力价格、日趋严重的贫富分化和社会保障的缺失等因素,使十几亿人口的国内消费需求却成为不了推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国内消费总额只占到GDP的55%,而世界平均水平是75%左右。人口逐渐老化导致消费力下降更将使消费不断萎缩。对内靠投资对外靠出口,当今中国经济发展的二大发动机将很难像现在这样活力四射、热情澎湃。

    近几年火爆的房地产业使中国的城市报上了华丽的外衣,直观又直接地刺激了许多人对未来近乎膨胀的信心,但岁月不饶人,十至十五年后现今大批年近六旬拥有住房的老人过世所遗留的住宅将大量空置,因这批老人很多都受惠于计划经济的福利分房政策,基本上是人手一套,所遗留的房屋数量将十分庞大,如他们的孙子辈不嫌弃住旧房子,将会很幸福地不用似现今的青年人辛苦供房而有大把现房可住。股市的低迷、国家对外汇黄金市场的管制、超低的银行存款利率,使得房地产成为普通百姓投资保值的近乎唯一选择,据05年11月统计广州每百户居民拥有的房产是119套。但随着外资银行的进入和各种管制措施的逐步解除,相信不会太久就会有大量资金从房地产市场抽身而出而投资于其他领域,正如前几年大量资金从股市中流出一样。特别是国家将开征物业税,房产所有人不论有无收益都必须交税,拥有多处房产的收租婆或投资者也许抓住的不是香饽饽而是烫手的山芋了。九十年代大量涌入沿海地区的失业白领将被迫抛售住房回流内地带走大量资金,这和现今的体力民工回流截然不同,当然也有很多人不会回流而靠失业金艰难度日。05年9月全国空置商品房面积达1.08亿平方米,按如此速度再累积十年将会是天文数字。近几年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已超前消费了大量的未来需求,全国银行发放的个人房贷金额近三万亿元,背负几十万房屋按揭借款的“负翁”满大街都是,据称中国某些大城市居民的平均负债率已超过美国。如果因各种原因而出现业主大规模断供的局面,银行将出现严重的债务危机,国家将被迫发行大量纸币来填补银行的坏帐,由此将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乃至金融危机。在追求片面政绩的有关部门和追逐暴利的房产商的联手操纵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到底还有多少理性和诚信!建立在几亿超廉价劳动力基础上的经济发展真的能长久维持房产不败的神话吗?


≡ 查看、发表评论 ≡